在上海做团长日入过万?背后都是昧着良心赚钱,外卖配送大有不同

Hello 这里是专注校园外卖的火鲤校园

今天在刷新闻的时候,看到了一条推送,标题是:“黑心团长”日入万元?上海团购热潮能火多久,内容大致讲的就是在上海疫情期间,大家为了买菜,会选择团购,而在团购群体当中,有部分商品会被加价,有位叫做蒋婷的小姐姐算了一笔账,按照某款卖掉130多分的面包,外加100-200份的粽子,每个差价是在25元的话,日入过万还是非常有可能的。

今年的上海疫情,我们看到了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外卖配送员,日入上千的截图,一个月下来就是好几万,虽然说这样的收入让人很羡慕,但他们是值得的,作为保障整个城市特殊时期正常运作的一环,外卖配送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群体,他们对于路线的熟悉,冒着各种危险来做这件事,这是赚的辛苦钱,但部分日入过万的“黑心团长”,似乎就有点让人不满意了。

当然,现在上下的状况要比以前好很多了,在各方的努力之下,不仅市民的基本生活物资得到了保障,现在还有更多的选择,比如说可以自己去超市选购商品了,不再依靠团长,不再加价购买,京东、盒马等生鲜配送,也是在处于正常的恢复过程之中。

展开全文

在我看来,这就是买家和卖家之间产生的信息断层,因为买家的强烈购买需求,而市场是供小于求,所以买家不得不加价来买,对于黑心的团长而言,或许到某个阶段他们的物资是非常充分的,但依然会选择囤积活物,这也是他们这群人昧着良心,不得民心的缘由。

那回到校园外卖的赛道上,基本上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虽然说买方的购买意愿比较强烈,但因为受众都是大学生,每个月的生活费还是相对固定的,有的可能就是2000块,家庭条件好的可能激素3000块以上,他们的消费能力相对有限,不过对于吃这一块,还是比较愿意花钱,至少愿意多花几块钱去选择点外卖。

所以如果某个高校出现疫情,对于学生吃饭的影响,不是很大的,当然对校外的商家影响会相对大一些,因为学生出不了校门,没有了固定的消费人群,很多校外商家就会选择歇业,但对于校园外卖来说,却是比较好的机遇,因为产生了更多的学生,需要有配送需求,如果各方面都能处理好的话,那对于外卖平台而言,就是一个增加收入的机会。